7月 12, 2017

馬吉《書緣部落》小記


昨天郵差終於送來馬吉大哥的新書《書緣部落》,整天我沈浸在特別的歡喜中。 最要謝謝馬吉在扉頁的題辭,他依我請求寫了:紅小館館妹。最讓我意外驚喜的是畫了一幅小圖:一個戴眼鏡的女子坐在書櫃前,得意洋洋的展示著她的愛書。哈哈,我知道馬吉大哥在笑我啦,但是畫得太傳神,我愛死了!
其實,我與馬吉從未見過面。因為自己愛讀紅樓夢,當年在 aNobii 網站上看到紅學的相關評論,總是特別留意。我就是從那時開始認識他。我覺得他真的很厲害呀,知道紅樓夢好多事情。我自吹自擂是紅小館的館妹,他大人有大量,仍能容忍我那些對紅樓夢的胡亂意見。呵呵,其實我真的好任性呀!
馬吉除了紅樓夢之外,對於文壇的熟稔我所不及。值得一提的是張愛玲,我沒讀全,他可是熟得很。那年參透一椿歷史懸案:「秦張鳳愛是張愛玲嗎」,一篇既出,石破天驚,我讀得興味,印象很深刻。這篇也收進新書,真好。
這本是毛邊本,是我的第三毛(我的前二毛是夏宇、張子午)。我習慣割完一頁,才讀一頁。這本毛邊,我還得好一陣子才讀得完。先為之小記,祝賀書友出版新書,也謝謝馬吉為我畫的那幅小畫,我真的好喜歡...💗💗💗















5月 15, 2017

讀 谷川俊太郎


應該是整齊的白色
適合奇異果果汁
放在週末有陽光的下午
吹著木吉他也唱了一些鼓




4月 16, 2017

國道三號


半夜從大甲南下回家。車裡放著Uri Caine 那或閃或喑的機智爵士樂,窗外則是國道三號鵝黃光芒的寬野夜景。
多年前在清水上班時,我熟悉且愛這夜景。在不能暫停的高速公路,我速車向前時,常忍不住將雙目餘光望向遍野綻開燈之花的右側或左側。夜景綿延著數百、數千、數萬燈光之花,黑不再只是黑。
好美啊!我不斷讚嘆。不能稍停駐足的風景,在飛疾累積的里程數字中飛疾的消逝,一如自以為可以的永恆,終究是留不住的消逝。
今晚,我又與夜景重逢,夜景更加璀璨我更加安寧。讚嘆仍留給夜,而我撿起微笑,撿起心情繼續前進。

【104年4月舊作改寫】


四月望雨


窗外醒著任性
可秤重的線條
以及成套不分裝的深淺
雨 先是在好幾個四月的夜
三敲五踹,四拳九閃的數著
數著透明的白髮一黑一白數著
轉彎不打方向燈的虎斑貓
壁虎得得
TOYOTA啾啾 啾,啾
單行道追不上沒有
時鐘敲著枕頭數著時鐘數著
任性睡著窗外
拔著時鐘的長短
躺著愛睏的那個愛

【105年4月舊作】